台中自然甦活視障按摩養身棧-是您緩解壓力,保養身體,平衡身心靈的專家 -- 林添貴老師的生命故事~ 1950-2011
凡線上預約全身按摩即享有95折優惠,立即填寫表單,將會有專人為您安排服務。

林添貴老師的生命故事~ 1950-2011   
 

永不向命運低頭-林添貴

              

       

        我出生在花蓮瑞穗鄉的小農村,家中以務農維生,小時候經常要到農田裡幫忙,大約在當兵之前就有夜盲的現象,但因為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所以那時候不敢和家人或其他人說;一直到18歲那年收到兵役通知,身上帶著僅有的財產300元支身前往兵營報到,記得在新訓時我最怕在晚上要出操點名,因為夜盲的我白天視力沒問題,可是天色一暗我就會看不清楚,所以經常會出錯而招來一頓訓斥,後來很幸運抽到空軍,分發到台中的水湳機場,從事氧氣調節器的修護工作(飛行員戴的那個氧氣面罩),一直做到退伍,機緣之下當兵的同事找我ㄧ起去考航發中心的技術人員(現在的漢翔航空工業發展中心),很幸運的我考取了,在裡面從事做靠模切割的工作,當時那項工作是全工廠最沒人要做的,因為噪音很大而且切割的鋁削會噴的到處都是,加上那切割的刀具是以每分鐘50,000轉的轉速切割鋁板,算是不輕鬆且相當危險的工作,但我心想這比我在鄉下務農,在烈日下的田裡徒手拔草那種辛苦程度而言,簡直是小case,所以也欣然的接受一做就是21年。

    但我的視力卻是一天一天的衰退,找片全台知名的眼科醫生,從小診所看到大醫院,也遠赴屏東去尋求密醫,被燙的滿身傷痕,就連求神問卜也不放過,就是不想放棄一絲絲的希望,終於到最後有一位醫生和我說,林先生你這個眼疾沒藥醫到最後會全盲,趁現在你還有些視力,趕快去娶個老婆生小孩好照顧你下半輩子!聽到這裡我彷彿掉入萬丈深淵,被宣判死刑一樣,那時真的絕望到不想活了!但當時好在認識一個女孩,也就是現在的牽手,她說了一句讓我感動的話,她說:你看不到沒關係!我可以牽你呀!於是我又鼓起勇氣,與她結婚並且生了兩個男孩。

    在航發中心工作到30歲左右時,我那時雖然視力不好,工作也還能應付無虞,但我還是會害怕,萬一真的有一天我完全看不到時,公司會不會不要我,把我開除,那我老婆和兩個嗷嗷待哺的小孩怎麼辦,突然有一天我在聽收音機的那頭,有位盲人在電台裡說願意無償教導盲人按摩,我ㄧ聽到非常興奮但也很猶豫,畢竟從沒接觸按摩,而且天下怎麼有這麼好的事,有人會願意無償敎人按摩,不知道是否別有居心,但沒辦法也沒退路,為了以後的生活我還是硬著頭皮,牽著大兒子(兒子那時只有小一),應該是說我報路讓他牽著我一起搭公車去找那位盲人按摩師-黃朝宗,黃朝宗老師知道我的情況,便二話不說敎我按摩,於是我便利用假日由我大兒子牽著我去學按摩,有時還會留我和兒子在那用晚餐,真的讓我很感激。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加上在航發中心同事一有痠痛問題,我就主動幫同事按摩,一方面可以練習按摩技術,一方面也可以打好與同事間的關係,因為眼睛不好,經常要麻煩同事牽,欠了不少人情;漸漸的我會按摩的事情也在公司傳開來,同事間只要有痠痛問題,就會說:你去找白鐵廠的阿貴處理就對了!甚至連中心高層主管都來看我,但他不是要給我按摩,而是要來確認我眼睛看不到怎麼可能在這麼危險的工作崗位工作,怕萬一有工安意外就麻煩了,然而他偷偷的再遠處觀察了我好一會,發現我還真能像正常人一樣工作,而且做出來的工件也很精準,沒有做錯報廢的狀況,於是也沒說什麼便悄悄離開了,這是後來同事偷偷跑來告訴我才知道的;最後甚至公司內有從美國來技術指導的顧問都會找我去飯店幫他按摩呢。

    33歲那年我終於全盲了,但我沒有太多時間悲傷難過,因為我還有老婆小孩要養,他們是我的唯一我的責任,我不能拋棄他們,所以我趕快整理好接受失明的心情,回到工作崗位繼續工作,也藉由忙碌的工作來忘記自己已失明的事實,當然很快的我也在工作中得到許多自我肯定的成就感,例如我為航發中心設計出一個可調式切割專用工作檯,並獲得工作改良的獎狀與獎金,只是很可惜我無法親自上台領獎,只能由我的徒弟代我領獎,另外我也偷偷的帶V8到工廠拍下我工作的實況,因為我知道,如果以後我出去和別人說我全盲還在航發中心裡工作12年,鐵定沒人相信,但我想證明自己絕對不輸視力正常的明眼人。

    按摩技術熟練後,黃朝宗便介紹我ㄧ些飯店或住家的按摩case做,於是便展開白天在航發中心(漢翔)工作,晚上及假日就兼差按摩,生活也逐漸穩定,終於在民國77年左右貸款買下一間房子,從原本住在大姨子提供的房子搬到自己買的房子,終於有了自己的家。

盲人外觀的標記除了黑墨鏡就是白手杖,沒錯那時我也有一枝折杖,但收起來後體積很大不好攜帶,也很難放到隨身的包包裡很不方便,因此我應用在航發中心學到的機械知識,設計出一款無段伸縮手杖,體積小收納方便,並且獲得10年專利,研發過程我的視力已幾乎看不到,我都是自己操作車床及鑽床等加工機台,需要對準或看加工完尺寸時,再請兒子幫忙看,曾經有一次,我的一位朋友看到在操作鑽床,很緊張的把我手拉開,說:阿貴!小心你的手要被鑽到啦!我當時被她突然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後來我和他解釋說,放心這台機器我已摸的熟,不用怕啦!,隔年我考取了按摩乙級技術士證,當時全國只有二十多名乙級的按摩師呢!

    在黃朝宗老師那裡學到不少按摩技術,也深深體悟到,按摩師絕不只是一個讓人享受的對象而已,而是一個可以真正幫人緩解病痛使人尊敬的按摩師,然而當時的風氣並不是如此,視障按摩師的社會地位很低很沒尊嚴,經常聽到外出服務的女視障按摩師被客人欺負甚至性侵都有,也因此按摩常被和色情畫上等號;那時候按摩都是跑飯店或住家,經常要冒著風吹雨打,甚至三更半夜,客人一通電話來,我都必須去,記得有一年冬天半夜12點多,我接到飯店的櫃檯打來要我去幫客人按摩,搖醒睡得正熟的老婆,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頂著寒風載著我到那家飯店去,到了飯店老婆便獨自回家,我和櫃檯打完招呼後,便自己找的那位房客的房間,打起精神敲了門,聽到裡面一個男人操著台語口音說:進來,我ㄧ進去,他二話不說:我要女的你來幹麻?我當下愣住了真的快氣死了,但又能怎樣,也不能對顧客生氣,更不能對飯店櫃檯發脾氣說:為什麼不問清楚害我白跑一趟!因為這樣以後他們肯定不會再給我機會叫我去幫客人按摩,最後這一切也只能往肚裡吞,因為也不敢馬上叫老婆馬上來接我,怕老婆知道會和我一樣生氣難過,只好一個人默默的蹲在飯店門口,等到時間到再請飯店叫計程車回去,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也記得那時我們夫妻倆也出過兩次車禍,第二次老婆還差點沒命,於是我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眼睛不好行動不方便,應該擁有一個店面,讓客人主動走進來我的店才是長久之計呀!

    在那時我除了和黃朝宗學技術外,一聽到哪有厲害的師父,就會會花錢去體驗,甚至拜師學藝,因為我知道技術沒有學完的一天,只有不斷的學習與進步,客人才能穩定源源不絕,也因此在上課時認識了黃春金及朱文鈴,後來也把自己的理念和想法告訴他們,他們也都非常認同,於是我辭掉了航發中心的工作,和他們兩位一起創立自然經穴按摩中心,而在那時我在航發中心一個月薪水將近45萬,因為工作表現優良的關係,那時我是全白鐵工廠職等最高的雇員,很多親友、同事都跑來問我,阿貴!你傻啦!這幾乎就像鐵飯碗,再熬一下就可以退休享清福啦!你幹麻放棄跑去做什麼按摩?但我心裡很清楚,雖然我在工作上沒問題,同事也對我很好,但經常要麻煩人家,比如說要上下班,我有ㄧ個同事叫廖廷旌,他對我非常好無怨無悔載我上下班,一載就是十幾年,甚至他要休假都會幫我安排好載我的同事,幫我解決我在方面最大的困難,其他還有就是要上廁所啦、要用餐等等也都是要同事幫忙,所以心理一直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給別人添麻煩欠人情,我不想這樣,我想要靠自己,靠自己的雙手,不假他人,來完成我自己的夢。

    民國86年我得到內政部舉辦的殘障楷模『金鷹獎』,受邀至總統府接受表揚,這是我這一輩子最榮耀的一刻。

    自然經穴草創之出,我只做店內生意,拒絕外出,把店內環境佈置的很舒適明亮且整整齊齊,窗明几淨,連廁所都乾淨到讓客戶稱讚,也力圖打破外界把按摩與色情畫上等號的不良觀念,讓按摩師有安全、公平、穩定的工作環境,再加上我們累積雄厚的技術基礎,抱著進來一個客人就一定想盡辦法要留住一個,來兩個留一雙的決心,但這讓按摩同業都很驚訝!很多同業都笑說,你們絕對撐不到三個月頂多半年就會收攤,因為年那時,很多理容院興起,明眼人大舉加入按摩行業瓜分市場,因此那時外出的按摩生意早已不如從前,更別說要讓客人主動找上門來,在同業眼裡,我們被看作異想天開不切實際的異類,正等著被看笑話吧!但事實證明,當初我們的理念及堅持是對的!

    我運用了我在航發中心學到的管理方法來建立公約來治理按摩中心,也充分得到兩位股東的支持,雖然股東間偶爾會有意見不同,但我們總是能異中求同各退一步,讓按摩中心日益茁壯,我的按摩中心與其他同業最不同的地方,除了健全的公約外,視障按摩師們也時常受到顧客的稱讚及尊重,使他們越來越有自信,業績不斷提升的另一個原因是,職前訓練,這是創業初期,因為業績接近飽和,我們忙不過來於是就找外面認識的視障按摩師來幫忙,原本想說他已有幾年的工作經驗,按摩技術應該沒問題,沒想到顧客一個接一個來抱怨,說為何按起來的感覺差那麼多?這時我才驚覺到,做的久不等於技術好﹐於是以後進來的按摩師,一律得做職前訓練,否則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口碑,可能會毀於一旦,對於店內表現優異的按摩師,希望讓他們也能擁有一番自己的事業,因此協助他們創業,也能照顧到他們年老力衰時還能有一份穩定的分紅收入。

民國92年我研發出「攜帶式按摩椅」,也獲得10年專利,很多在醫院、車站、休息站的按摩小站都是用我的椅子。

我知道如果店要永續發展,就必須擁有一個自己的地方,將按摩中心做更完整的設計及規劃,在硬體與環境方面遇到的問題及未來可能的需求,重新規劃設計,打造出舒適且符合視障者工作的職場,也能因應現代人服務品質水準的需求,因為我認為,一家按摩中心,之所以能永續經營,並非華麗的裝潢,而是不斷精進的專業按摩技術,讓客戶的身體透過我們的雙手而能得到健康,這才是我們視障按摩真正的核心價值。

    按摩店照顧了許多視障按摩師的家庭生計,他們有的是從台中啟明學校畢業,有的是中途失明,透過養成訓練機構後來到自然,為什麼他們願意待,因為我用公約來取得大家在工作上的共識,人難免有情緒,而公約清楚明白合情合理,大家都能知道什麼該做,甚麼不該做,但不了解的人以為我很制式化很古板,了解的人都知道,我這是要讓大家能有一個安全有保障、井然有序、穩定就業、公平競爭、永續發展的職場環境,讓我們不會被現實的社會淘汰,雖然過去我們一直是被政府保護的弱勢團體,但我從不認為這是長久之計,總有一天一定會面臨到按摩要被開放的問題,我必須及早做好萬全的準備,我不能坐以待斃,因為我肩膀上可是兼負許多個家庭的責任,縱使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從前,我還是努力的想把公約做得更完善,假若有一天我離開大家時,我畢生所學及寶貴的臨床經驗還能繼續流傳,造福更多的視障朋友,但我仍然希望看到有朝一日台灣的按摩術,能像泰國的泰式按摩,或印尼的古式按摩一樣揚名國際,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按摩術也非常有特色,讓更多的視障朋友有更多更好更穩定的工作機會。

  << 上一則 下一則 >>  

如有任何按摩的問題或身體不適,歡迎您來電諮詢或線上預約。

我要預約  問題諮詢

分享:

推到 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河北棧

台中市北屯區河北路二段66號
預約按摩專線:04-22323209 
服務時間:09:30~22:00

facebook

河北棧粉絲專頁

 

大聖棧

台中市南屯區大聖街32號
預約按摩專線:04-23295353 
服務時間:09:30~22:00

facebook

大聖棧粉絲專頁



版權所有 台中自然甦活視障養身棧 網頁設計 艾肯數位 最佳解析度瀏覽1024*768